也聊南部鐵壺(圖)

今天想和大家聊聊日本南部鐵壺。之所以想聊這個話題,是因為前些天收到了一封邀請函,主辦方不知從哪兒得到了我的相關信息,邀請我觀賞來自日本南部御釜屋的手工鐵壺作品,由於御釜屋第十一代傳人小泉岳廣親臨,機會難得,我便欣然接受了邀請。

在一個面積不大的工作室內,不遠萬里從日本趕來的小泉岳廣老師向我們介紹了南部鐵壺的前世今生,演示了鐵壺的製作過程,同時展示了幾把本人親制的手工古錢砂鐵壺,一把把鐵壺或古樸自然、渾然天成,或精雕細琢、巧奪天工,無一不是日本傳統手工藝的巔峰之作。

雖說茶具在茶文化中佔據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但說來慚愧,作為一名茶文化愛好者,我對各種茶器的熱愛遠超茶葉本身,就好比「買櫝還珠」一樣,取櫝捨珠,頗有主次顛倒的意味,而在所有我喜愛的茶器中,又獨以這種日本南部的純手工鍛打的鐵壺為甚。

記得初聞南部鐵器的時候,我還鬧出過不小的笑話:起初我並不知道「南部」的地理位置,以為所謂的「南部」,就是日本地理位置的南邊,這種想法一直持續了很久,甚至還讓去沖繩旅遊的朋友探個究竟,直到後來深入瞭解後才知道:所謂的南部,是江戶時代位於日本東北的一個藩屬領地(相當於現今巖手縣中北部及青森縣東部),由於藩主是南部氏而得名「南部藩」,而南部鐵器興起的盛岡,正隸屬於南部藩的領地。

以鐵壺為主的南部鐵器的產生一方面得益於中國的茶文化在日本上層社會的盛行,另一方面得益於日本本土的特產,由於南部藩內生產一種高質量的砂鐵(主要成分是四氧化三鐵),因此南部藩主於1659年聘請京都的小泉仁左衛門製造茶釜,優雅的茶道的輔之精美的器具,讓茶葉煥發了新的生命,這便是南部鐵器的起源了。而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小泉家族逐漸改變了的喝茶的用具,在湯釜上鑲嵌一個壺嘴,添加一個壺把,改良後的鐵瓶比湯釜,使用起來更方便,很快就被廣泛傳播,鐵壺以儲水量的大小區分為「鐵瓶」和「急須」兩種,前者煮水,後者泡茶,至此之後,南部鐵壺才逐漸定型。

我對日本手工藝品的熱愛由來已久,在日本鐵壺以京都、南部為首的兩大派系中,我更喜歡古樸實用,渾然天成的南部鐵器,究其深層次原因,大抵可以概括為純粹二字。

南部鐵器的純粹,源自宗族的傳承世襲。雖然當時的南部藩有小泉、阪家、鈴木、籐田四大御用鑄造家族,可謂風光一時,但隨著戰爭的爆發,製造武器所需的諸如鐵、銅等金屬,都受到了嚴格控制,大批鑄物師、釜師被徵召從事武器的生產製造,製作鐵器的技術幾乎失傳,但在四大家族的努力下,這種鐵器的製作技術還是被保留了下來。

南部鐵器的純粹,源自高度的政治關注。二戰之後,隨著輕金屬(鋁)製品等流行,笨重的鐵器難逃沒落的宿命,政府為了挽救逐漸消逝的日本傳統工藝,於昭和50年制訂了《傳統工藝產業振興法》,南部鐵器被國家指定授予傳統工藝品的稱號。在政府的扶持下,南部鐵器才得以復甦。相較於日本對於傳統文化的扶持和保護,國內的起步相對晚了許多,但好在迎頭趕上了。

南部鐵器的純粹,源自手工匠人們對質量精益求精的永恆標準。「真正的南部鐵壺製作工序大致分為「設計」、「制模」、「熔解」、「加工」4道工序,並且各自又被細小的工序分開。加上繁瑣細緻的作業在內,生產工序多達100種以上。」可想而知其製作週期之長,工藝之複雜。

曾經一度在2008年嘉士伯春拍上流拍的日本明治時期的京都鐵壺,隨著2010年上海世博會上的驚艷展出,以風捲殘雲之勢席捲中國收藏界,動輒幾十萬的高價和中國市場源源不斷的訂單,讓以南部和京都為首的日本鐵壺製造業煥發出了新的生機。

「鐵壺熱」無疑有著中國媒體的大肆渲染之功,然而即便如此,真正日本純手工製造的南部鐵器產量並未因此大幅提升,日本的純手工制壺釜師依然寥寥無幾,而想要定制一把類似「御釜屋」、「鈴木善主堂」的鐵壺,甚至要一年以上的時間耐心等候。慢工出細活,永遠是匠人們最執著的追求。這種純粹的、源自先人祖祖輩輩傳下的訓誡和技術,如同一把秤的秤砣,壓住了世人浮躁的內心,更抵禦住了時光的流逝。

現如今,作為小泉仁左衛門的第十一代傳人,小泉岳廣的生活並未因鐵壺的興盛而發生質變,小泉依然需要在巖手縣祖傳的御釜屋工作室內堅守一隅,也要開始四處奔走,為南部鐵器的未來殫精竭慮。御釜屋獨有的古錢砂鐵存量日漸稀少,小泉岳廣身上的擔子也日漸沉重,隨著父親的日漸老去,這個曾經的棒球少年也即將子承父業,繼承南部藩御用釜師的稱號,擔負起家族的全部責任與榮耀,擔負起南部鐵器傳承與發揚的重任!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