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成都的街頭,品味蓋碗茶文化中的生活方式。(共6張圖片)

在漢民族居住的大部分地區都有喝蓋碗茶的習俗,而以我國西南地區的一些大、中城市最盛,而在成都,蓋碗茶幾乎成為了當地茶館的「代言人」,無論是家庭待客,還是在茶樓中,人們通常習慣用此法飲茶。

蓋碗是由茶蓋、茶碗、茶托三部分組合而成的茶具。它既有茶壺的功能,又有茶碗的用處。

也就是說,它既能保持茶水的溫度,又可以通過開閉蓋兒,調節茶葉的溶解程度。如口渴急於喝茶,只消用茶蓋刮刮茶水,讓茶葉上下翻滾,便能立即飲上一口口香噴噴、熱騰騰的濃郁香茶。

如要慢慢品嚐,可隔著蓋兒細細啜飲,免得茶葉入口,而濃如蜜、香沁鼻的茶水則緩緩入口,更令人爽心愜意。蓋碗茶的揚名,便由此而來。

在茶樓中,蓋碗茶的沖泡過程十分有趣:堂倌邊唱喏邊流星般轉走,右手握長嘴銅茶壺,左手卡住錫托墊和白瓷碗,左手一揚,「嘩」地一聲,一串茶墊脫手飛出,茶墊剛停穩,「卡卡卡」,碗碗放在了茶墊上,撿起茶壺,蜻蜓點水,一圈茶碗,碗碗鮮水倒得冒尖,卻無半點濺出碗外。這種沖泡蓋碗茶的絕招,往往使人又驚又喜,成為一種美的藝術享受。

在茶樓中,蓋碗茶還具有「說話」的功能:例如,茶客示意堂倌摻水,無需吆喝,茶蓋揭起擺放一邊,堂倌就會來續上水。

茶客暫時要離開茶館,但又想保留座位,便在茶蓋兒上放一個信物,或把茶蓋兒反擱在茶碗上,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決不會來搶座位的。

茶客喝夠不喝了,茶蓋朝天沉入茶碗,堂倌會意揀碗抹桌子;茶客今天喝茶對茶館極不滿意,茶蓋、茶碗、茶托拆散一字擺開。

不止堂倌,連老闆都要立馬上前問原因陪不是。行業幫派商談機密事用茶碗擺出的「茶陣」,只有「道」上人才知曉要表何意、說何事。

除了蓋碗茶本身有趣,成都的茶樓也別具特色。茶樓的座椅多是高檔籐木,並不像過去的茶鋪坐的都是竹椅和木凳,那些座椅看起來雖然平實,有過去的遺風舊俗,卻沒有檔次,沒有奢侈,不能高消費。而現代的新茶樓正好滿足了人們的這種心理。

所以,高檔文化茶樓頗受一些人士的追捧。除此之外,高檔茶樓和低消費茶館相處得很融洽,讓來到成都的外地遊客能親切地感受到這個城市的兩種特質。

而在茶館內,所有人都可以自然而平等地享受著生活,享受著這個城市帶給他們的舒適和安逸。

提起安逸閒適,成都蓋碗茶倒是有著這樣幾個故事:相傳李白年輕時雲遊天下,他從四川出發,途中經過成都時,住在青蓮街的幾個月間,天天在「青蓮茶館」喝蓋碗茶,並對其讚賞有加。

於是蓋碗茶不僅滋潤了李白那種「濟蒼生」、「安社稷」的隱逸求仙的思想,同時還讓其優哉游哉的生活態度繼續發揚,最終成為了他最突出的性格特點之一。

除了李白之外,杜甫也曾與蓋碗茶結下不解之緣。據杜甫初來成都之時,極盡窮愁潦倒,後經過友人的幫助,喝了幾碗蓋碗茶,忽然神清氣爽起來。

在接下來的日子中,杜甫也如李白一樣,生活得優哉游哉。先不論這兩個故事是否屬實,單就成都蓋碗茶來說,其特點就離不開閒適從容,輕鬆自如這些字眼。

時至今日,蓋碗茶儼然成了成都市的「正宗川味」特產。在那裡生活的人清晨早起清肺潤喉一碗茶,酒後飯余除膩消食一碗茶,勞心勞力解乏提神一碗茶,親朋

好友聚會聊天一碗茶,鄰里糾紛消釋前嫌一碗茶……這已經成為古往今來成都城鄉人民的傳統習俗。而越來越多來自外地與國外的遊客,也融入到蓋碗茶的魅力之中,在幽香寧靜中體會那種閒適從容、智慧幽默的藝術美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